欢迎来到河北广播网

河北广播网

山桥人永远的怀念

2016-07-25 10:27  来源:河北广播网

DSCN7700

山桥人永远的怀念

——忆王尽美在山海关铁工厂组织领导工人运动

燕山脚下、渤海之滨,万里长城的东起点老龙头所在地的古城山海关,有一个1894年建立的企业——现在的中铁山桥集团,85年前的山海关铁工厂。在这个有着114年历史的中国历史最久的钢梁钢结构和铁路道岔制造企业里,有一个绿荫掩映、鲜花灿烂、喷泉涌流、干净整洁、四季常青的青年花园,革命先烈王尽美的汉白玉塑像坐南面北伫立其间。员工们上下班以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从他的眼前经过。每当走过他的面前,人们都往往要驻足停留一下,怀着景仰的心情凝望着这位我党的早期领导人、秦皇岛地区党组织的创立者、京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组织者和领导人。每当“七一”、“五四”等节日,山桥的党员、团员和青少年,都要来到这里,瞻仰先辈,举行党、团或青少年活动。85年来,王尽美的形象和他的革命精神深深扎根在山海关这片热土,也深深根植在山桥人的心中。在王尽美诞辰110周年之际,我们山桥人又不由得思绪滚滚,回想起他在山桥、在山海关组织领导工人运动那峥嵘岁月里的风风雨雨。

那是1922年8月下旬的一天,一位名叫刘瑞俊的24岁青年,来到山海关铁工厂当了一名学徒工。他就是我党创始人之一、时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副主任的王尽美。当时,他刚刚参加完7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此次来山海关是受我党北方领导人李大钊的派遣,特地前来组织和领导京奉铁路工人政治经济大罢工的。 

山海关是明长城的东北起点,因其倚山连海,故得名山海关,自古即为军事重镇,素称京津门户,是联系我国东北、华北的重要枢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作为京奉铁路的枢纽、联结东北华北的咽喉要道以及当时临榆县的政治经济中心,山海关是北方铁路工人聚集的重要地区之一。当时的京奉铁路山海关铁工厂是清政府投资的全国最大的生产铁路桥梁的工厂,这里的1000多名产业工人,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差,并深受英国资本家和中国封建把头的双重压迫和剥削,加上战火的洗劫,常年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生活非常困苦。1922年直奉战争后,为使双方军队脱离接触,双方协议都不在山海关一带驻防。因此,在这个既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又有良好的群众基础、而反动统治又相对薄弱的地方开展革命活动非常有利。早在1921年10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就派中共党员、长辛店工人俱乐部委员杨宝昆来山海关铁工厂以铁匠身份作掩护开展革命活动。这是中国共产党派入秦皇岛地区的第一个共产党员。在杨宝昆的秘密宣传、组织、引导下,山海关铁工厂的工人不断觉醒,工人活动逐步展开,不仅以学文化为名办起了工人夜校,还利用军阀吴佩孚“保护劳工”的骗人口号,经过斗争,争得路局和县衙的批准,于1922年8月15日在山海关南门外福庆里成立了山海关京奉铁路工友俱乐部,不仅使京奉铁路工人有了自己的群众组织,也为我党领导和开展工人运动创造了条件。

工友俱乐部成立后,除组织工人开展娱乐活动外,还组织领导工人开展了反对封建把头的斗争。但由于领导力量弱,组织不健全,加上厂方的阻挠搪塞,斗争收效不大。

王尽美一到山海关,就来到南关庆福里,与工友俱乐部的领导人杨宝昆接上了头。杨宝昆向他汇报了有关山海关铁工厂工人运动工作和工友俱乐部工作等各方面情况,两人就如何按照党的指示深入开展工人运动进行了认真的研讨和分析,制定了全面的工作计划。

为了便于开展工作,真正同工人融为一体,王尽美不仅在车间和工人一同劳动,而且还先后住在了工友鲁懋堂和李耀东家里。只有杨宝昆等少数人知道王尽美的真实身份,广大工人只道他是郑州来的刘委员。王尽美常常与工人谈心,并利用俱乐部办的工人夜校以上文化课为名,向工人宣讲革命道理,通俗地讲解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工人骨干当中秘密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后工人当家作主的情况,启发工人的政治觉悟,号召工人们破除狭隘的帮派成见,团结起来形成力量,掌握自己的命运。

当时,山海关铁工厂工人中分天津帮、唐山帮、南皮帮、塘沽帮,帮派观念严重地影响工人的团结。王尽美深知,这个问题不解决,就很难领导工人赢得斗争的胜利。在夜校,他问大家:“资本家剥削那个帮?”工人们说“那个帮都剥削!”他又问“我们反对哪个资本家?”工人们说“资本家都是一个味,都要反!”王尽美就对大家讲,“天下的劳苦大众都是受资本家压迫的无产阶级,只有整个阶级的团结,才能战胜实力雄厚的资本家阶级。”他还用本厂的实例教育大家说“赵壁是天津人,仍然压迫天津人。你们俱乐部委员佟惠亭也是天津人,他和大家一道反赵壁,不但一个厂的工人不应该分帮分派,就是秦皇岛、唐山、长辛店的工人都应该团结起来,才有力量。”王尽美的话,有理有据,说的工人心里热呼呼的,大大提高了工人们的阶级觉悟,不仅帮派问题基本上解决了,工人们还认识到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知道了工人就应该抱成一个团儿,消除帮派间的成见和分歧,齐心合力同剥削自己的资本家、封建把头斗;明白了社会财富是工人和农民创造的,工人应当掌握自己的命运,应该有自己的权利,不能由资本家任意宰割;明白了工人受苦受累受穷不是命里注定,而是资本家剥削压迫的结果,等等,使党开展大规模的工人运动拥有了广大工人的思想基础。

为了加强党的力量和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王尽美与杨宝昆于9月份发展工人积极分子刘武、佟惠亭加入了党组织,同时建立了秦皇岛地区第一个党小组,杨宝昆任组长。王尽美代表中共北方区党委直接领导这个党小组工作。之后,党小组不断培养吸收工人骨干入党,使党员队伍不断扩大。短短几个月,秘密党小组的成员已达15名。

根据当时的形势和需要,王尽美领导大家制定了党小组的任务:秘密发动群众,通过俱乐部把群众组织起来,举行罢工,打倒工贼,反抗军阀。

山海关铁工厂的工人长期受压迫和剥削,不满情绪积聚多年,在国内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的影响下,反抗情绪空前高涨。王尽美抓住有利时机,因势利导,促使秦皇岛地区的工人运动率先在山海关铁工厂兴起。

首先,王尽美组织工人进行了反对封建把头赵壁的斗争。

赵壁是山海关铁工厂的总管,大封建把头,心毒手狠,常常欺压工人,总是想方设法克扣工人工饷,吃“空额”。工友俱乐部成立后,杨宝昆、佟惠宁、景树廷等委员曾联名写状子,控告赵壁营私舞弊、欺压工人。当时正是长辛店工人罢工胜利不久,设在天津的京奉铁路局怕把事情闹大,迫不得已答应把赵壁开除。但厂子里英国总管包孟、工程师陈宏经对赵壁百般袒护,开除赵壁的批文下来后,厂方严密封锁,拒不执行,反把去天津送呈状的景树廷开除了。王尽美召集俱乐部委员们分析,认为厂子的作法,属于欺上瞒下,既怕铁路局知道又怕工人知道,因而决定:一方面派景树廷、佟惠亭上天津继续告状,一方面在山海关广为宣传京奉铁路局已经批准开除赵壁的消息,给厂局双方施加压力。不久,铁路局派人前来督办,于9月14日公开宣布把赵壁等几个工头开除。

工人们在王尽美领导下进行的反对封建把头的斗争旗开得胜,显示了铁工厂工人的初步觉悟和自身的力量,不仅巩固了工人组织,还振奋了工人精神,让工人弟兄一下子就挺起了腰杆。大家觉得王尽美和工人心贴心,真正为工人办事,斗争又有办法,对他更加尊重和敬仰。

反赵壁斗争胜利后,王尽美领导党小组成员会同工友俱乐部成员还着重抓了健全工人组织的工作。他们在工人中普遍建立十人团,十名中有一名干事,每个车间有一名委员,工厂设厂方委员会。俱乐部有总干事,俱乐部委员分头负责,总负责人是委员会选出的委员长、副委员长。此外,还由年轻精干的工人组成纠察队,车间有分队长,俱乐部设总队长。他们响应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号召,在工友俱乐部的基础上成立了京奉铁路总工会山海关分会,并给会员颁发了工友俱乐部证书。铁工厂的工人组织经过整顿,集体力量迅速得到了增强,真正成了坚强的工会组织,为展开大规模的斗争做了组织上的准备。

山海关铁工厂的工人告倒赵壁等人之后,赵壁的余党串通陈宏经企图报复。有一天,佟惠亭上厕所超过三分钟,一张布告就把他开除了。俱乐部副委员长景树廷被开除的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又把委员长开除了,明显是对着俱乐部来的,想搞垮工人这个自己组织起来的团体。工人们非常气愤,聚集在俱乐部门口,要求俱乐部出面,让厂方收回成命。

王尽美看到这个场面非常高兴,他感到山海关工人已经有了一定的阶级觉悟,可以和资本家进行一次大的较量了,应该及时地把这场斗争引导到改善生活待遇和争取工人基本权利的目标上来。于是,便和俱乐部委员商量决定按长辛店的路子走,先向厂方提出佟惠亭、景树廷复职,开除陈宏经,增加工资,节假日发薪,家属发免票等六项要求,如果不答应,就组织罢工。

王尽美亲自草拟了电信稿,发到各报社和党领导的各工会,立刻得到各地的声援。声援和赞赏的电报、信件纷至沓来,各报也以醒目的标题登了电信稿。上海《民国日报》的标题是“山海关铁路工人罢工酝酿,监工虐待工人被彻差,余党开除代表激发反响”。京汉铁路总工会回信说“你们的举动,不但是为你们自己计,亦是为我们全无产阶级争体面争光荣哪,所以我们亦准备十分的力量,等到关节,一定要首先援助的。”山海关铁工厂的工人们看着这些声援的电报、信件和报纸刊登的文章、报道,不由得高声宣读,奔走相告。工人们更加深刻理解了“天下工人是一家”的道理,更加坚定了坚持斗争的决心和信心,同时也更加钦佩王尽美的智慧和才干。 

工人提的条件送给了天津铁路局,却一连几天不见动静。王尽美和俱乐部委员商量,决定召开露天大会,进一步把工人动员起来。

9月25日下午6点,铁工厂北门外的空地上挤满了工人,“不下数千人,车房工人也欢跃加入,形势愈加严重”。王尽美和俱乐部委员们出席了大会,大会推举佟惠亭为主席。工人们对佟惠亭高喊道:“哪个敢开除你!你是我们的代表,开除你便是开除全体,我们死不承认。”佟惠亭深受感动,他冲大家说:“大家既推我做事,我赴汤蹈火也不敢辞。”便做主席主持了大会。唐山代表发表了支持的演说后,王尽美作了演讲,他说:“我们工人是创造世界的,为什么反被人家贱视?要知一切幸福,非由生命热血换不来的。我们团结起来,誓死力争,没有办不到的!如今当局不允我们的要求,就是想看看我们的实力。我们再不起来奋斗,怕是没有得到好的日子了。”“誓死力争”四个字,顿时变成群众的口号。工人们纷纷讲话,表示“当局再不承认我们的条件,我们就罢工。”并一致鼓掌通过:“委员会有计划及指挥之全权,全体工友一致遵命进行不懈”,当晚委员会发电报给路局,要求承认工人们的要求,“否则是逼我们罢工”。最后全体与会人员振臂高呼“劳动万岁”。 

9月30日,俱乐部收到路局的一件批复公文,文中对驱逐陈宏经、恢复佟惠亭、景树廷工作一字未提,对工人最低的经济要求也没有答应多少,而且还拿关闭工厂来威胁工人。王尽美决定召开第二次露天大会,揭露厂方的恐吓和阴谋,做出罢工决定。 
10月1日,厂北门的口号声响成一片,如海的人群中一杆大白旗上写着“劳工神圣”四个大字,周围各式旗帜不下百余幅,上面书写着“驱逐工贼陈宏经!”、“罢工是阶级斗争的表现!”、“誓死斗争坚持到底!”、“从此打倒奴隶制!”等口号。佟惠亭把铁路局的批文向大家做了介绍,然后征求大家意见,工人们一起高喊:“罢工、罢工、罢工”。王尽美对大家说:“本厂职员们见我们群情激愤,竟异想天开,拿大话来吓我们,贴出一张告示来,说我们若罢工,他们就闭门不开厂了。其实,我们劳工运动的终极目的,就是把一切工厂由工人自己管理。他们若闭厂不干了,那正好我们趁此机会收回来自己管理,岂不痛快。”工人们高呼:“好极了”。会上俱乐部提议“当局在三日晚上以前不答应条件,我们大家罢工。”这个提议正对大家心意,会场霎时沸腾,齐声赞成。大会选出杨宝昆、佟惠亭为代表,带着工人请愿书再去天津谈判。 同时,王尽美与俱乐部的委员们着手组织工人纠察队开始罢工前的各项准备,每个纠察队成员的左臂上都系上了一块红布。

杨宝昆、佟惠亭带着工人请愿书去天津与路局的谈判没有达到目的。路局一方面搪塞,拒绝条件,另一方面给厂方暗下指令“火速联络军警、准备应付罢工事件。”杨宝昆、佟惠亭立即返回向王尽美汇报了谈判结果。王尽美说:“我们早就料到,他们是不会轻易答应的。临走不是说过吗,你们是去谈判,不是去哀告。是去表达工人的正当要求,揭穿铁路局的假面具。”然后,他让杨、佟二人通知工人,按原计划罢工,并连夜起草了罢工宣言。

10月4日早,上班的汽笛拉了好久,但是全厂寂静,1500名工人都没有上班,只有工人纠察队员们在巡逻。工友俱乐部成了工人聚集的地方,门口挂着两面大旗,一面旗上画着一把斧头,一面旗上画着一把榔头。工人们看到自己的俱乐部比县衙门都威严,腰板也更硬了。大家走向街头高呼口号,进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强烈要求增加工资,改善福利待遇,不答应条件坚决不复工。

此时,为更好地工作,王尽美搬进俱乐部吃住。他白天和俱乐部委员们研究问题,向工人发表演说,组织游行,设法解决部分工人的生活困难,说服个别工人克服动摇情绪,有时还要出面对付厂方和军警的“说客”,忙的常常顾不上吃饭或一边吃饭一边工作,晚上,还要写这写那。山海关工人罢工活动的函电、传真、传单、声明、宣言和新闻报道等材料都是他赶夜完成的,为此他常常彻夜不眠。由于王尽美对工人感情深厚,知道他们的疾苦和诉求,而且掌握斗争的真相,所写文稿水平高超,切中要害,感人肺腑,深得工人认可、欢迎和赞赏。

罢工吓坏了帝国主义资本家、京秦铁路局、当地宪兵营、县政府,他们串通一气,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妄图使工人复工。在毫无效果的情况下,又采取了拖的办法,迟迟不给答复。

为了进一步鼓舞士气,求得全国各界支持,宣告罢工真相,揭露京奉铁路局软硬兼施、企图收买利诱工人复工的欺骗行为,10月6日,王尽美为工友俱乐部起草了《山海关工人宣告罢工真相》一文,提出了“不罢工也要冻死、饿死、被压迫死。如其受辱死,不若奋斗死”,“若当局不容纳我们的要求,我们虽死不辱”。宣言同时又增加了“承认俱乐部为正当团体”,“罢工期间工资,必须完全发给”,“罢工事过,无论俱乐部职员和部员,不得借故开除”等三个条件,表达了工人们誓死坚持斗争的决心。
宣言除在山海关城内外广泛散发外,还发往全国各地。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的报纸纷纷刊登了山海关铁路工人罢工的消息,一时间唤起了全国各界对这次罢工的同情和支持。长辛店、江岸、唐山等地的工人组织,纷纷来人来电来信表示支援,表现了工人阶级的大团结。唐山京奉铁路制造厂工会通电全国,表示“我们为已利害计,为工人阶级计,决定13日,当局倘不与山海关工友圆满解决,我们就与山海关工友取一致行动罢工,盼望各地工友,本阶级奋斗的精神,予一致之援助。”为援助山海关工人罢工期间的生活困难,开滦五矿工人捐助一日工资。秦皇岛工人俱乐部派代表到山海关,在大会上向全体工人表示“与贵部义同生死,决取一致行动。”

这些援助对于罢工工人产生了巨大的鼓舞激励的作用,正如王尽美说的那样“更使我们根本觉悟,唯有同阶级的人才能生死与共,互相扶持。”罢工工人的斗争决心从此更加坚定了。但是京奉铁路局仍然拖延搪塞。为了尽快达到罢工的目的,王尽美同俱乐部成员毅然地决定卧轨截车,迫使铁路中断,把罢工斗争推向高潮。

1922年10月9日早8点,王尽美同俱乐部成员一起,带领着1100多名工人冲上了山海关车站西面铁路。大家高举着写有“劳工神圣”、“坚持斗争”等字样的横幅、旗帜,拉开100多米长的队伍,义无返顾地伏卧在铁轨上。工人纠察队总队长刘武第一个卧在离火车前进方向最近的铁轨上。一声长笛,开往北京的快车驶出山海关车站。列车离罢工工人越来越近,火车的汽笛震耳欲聋,铁轨在身下颤抖,但卧轨的工人们临危不惧,视死如归。随着一阵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列车停在了离工人只有十几米远的地方。罢工工人截住了开往北京的快车,致使京奉铁路中断。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四个小时又过去了,卧轨的工人们态度坚决,毫无退缩。这时,路局才不得已同意谈判并请出临榆县县长出面调停,担保三天内给以答复。这样,工人们才撤离铁道,让列车通过。但是,依旧没有复工,只待路局答复再做决定。

10月12日,在势不可挡的工人罢工斗争的巨大压力下,京奉铁路局不得不做出决定,回电答复了工人提出的绝大部分条件:“一、陈宏经立时革除,佟惠庭景树庭二君复职,并将佟景二君停工期间的工资完全发给;二、大礼拜及放假日均发给工资;三、普通的增加工资;四、每年增加工资一次;五、每年有两星期例假,每三年有两月例假,假中均发全薪;六、病假有医生证书者,第一个月发全薪,第二、第三月发半薪,以后停给;七、工人家眷来往车费完全免费;八、承认本俱乐部为正当团体;九、罢工期间的工资完全发给;十、上工后本俱乐部职员或部员不得无故开除。”

历时9天的山海关京秦路工人大罢工,在王尽美的领导下取得完全胜利。工人们奔走相告,欣喜若狂,到处敲锣打鼓,喜庆的鞭炮燃放了三天。

山海关京秦路工人大罢工,是山海关工人在党的领导下第一次显示出组织起来进行斗争的巨大力量,罢工不仅争得了一定的经济利益,而且反掉了欺压工人最苦的封建把头和洋奴,争取到俱乐部的正式地位,从而成为京奉路上也是秦皇岛地区工人斗争的第一面胜利的旗帜,为各地的工人运动带了个好头,起到了鼓舞示范作用,对周遍地区的工人运动产生了积极影响。而王尽美则在这场斗争中表现出了卓越的领导和组织才能。之后,王尽美又去秦皇岛、唐山等地指导发动了秦皇岛港码头工人大罢工和开滦五矿同盟大罢工。

1923年1月,京奉铁路总工会成立,王尽美以山海关铁工厂工人代表的身份,担任了总工会的秘书。2月,王尽美组织领导将“山海关京奉路工友俱乐部”筹建为“京奉路总工会山海关分会”。为了进一步提高工人的组织观念,经他提议,1月1日山海关京奉铁路工友俱乐部向全体委员颁发了会员证。会员证石印而成,正面印有山海关京奉铁路工友俱乐部证书字样,并写有姓名、编号和发给年月日,盖有有俱乐部印章,证书下部还印有标语“世界的工人们联合起来呵”。证书背面印有《规约》,内容是:“(一)拥护工人的权利;(二)注重对内对外的联合;(三)实行互助,发展劳动神圣的精神。”

工人们领到会员证书都高兴异常,认为是无尚光荣。许多人将证书用玻璃镜框镶起来摆在屋里最显眼的地方。虽然历经磨难,我们今天仍然可以看到用生命保存下来的卢瑞兴等人的会员证。面对这一证书,我们的脑海里无不涌现出当年王尽美组织领导山桥工人进行革命斗争、举行抗议罢工的风云岁月,无不涌动起对王尽美无尽的思念和深深的崇敬之情。

正当工人运动蓬勃发展之际,京汉路发生了“二七”惨案。军阀对工人运动的镇压助长了各地反动派的气焰,山海关也被白色恐怖所笼罩。一九二三年二月中旬的一天,因遭敌人密报,临榆县警察署以涉嫌“赤党”为由,在王尽美正下班出厂之时,在厂门口将他和杨宝昆、刘武3名党员抓捕到县衙。消息传出,山海关铁工厂的工人义愤填膺,秘密党小组集合了400多工人,手持棍棒、锹镐涌到县衙要求放人,否则就“砸”县政府。在工人们的强大压力下,县当局只好当场放人。王尽美3人得到了营救,而时间只过去了2个小时。

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恶化,工人运动进入了低潮。反动政府下令,工会必须一律取消,不然就要封闭。王尽美考虑再三,决定把工会牌子摘下来,工会组织秘密存在,工会所在地作为工人娱乐活动场所。他的建议得到了党小组成员和工会委员们的赞成。这样,有秩序地组织了退却。

为了王尽美的安全,党的秘密小组曾开会决议让他回北京。但王尽美坚决不同意。他说:“不能公开活动可以秘密活动。只要没有上级党的指示,我就要留在山海关和大家一起斗争。”但实际情况已经不允许他继续留在山海关了,他的通缉令已到山海关。此时,中央也通知他迅速转移。面对严峻的形势,考虑到如果继续留在山海关就很有可能因为自己给党招致损失,王尽美决定离开。

临行前,他就方方面面的工作向党的秘密小组做了周密安排、细致部署,并叮嘱大伙:“要和农民、城市苦力团结起来呵!”看到他要走,工人们好象丢了主心骨,不少人难过的落下泪来。大家给他凑盘缠,他一分不要,送他礼物,他一件不收。
1923年2月下旬的一个傍晚,风雪交加之中,王尽美在工人们的掩护下,步行离开了山海关……

虽然王尽美在山海关只有半年的时间,但他组织和领导的工人运动却取得了重大的成果,他立下的伟大功勋永放光芒,他播撒的革命火种代代相传,他的名字,与山桥共存,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山桥人前进。85年来,山桥人在党的领导下,高举革命和建设的旗帜,英勇斗争,艰苦奋斗,赢得了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产阶级斗争的胜利,赢得了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当年的山海关铁工厂已经发展成为我国制造钢梁钢结构和铁路道岔、大型机械产品的现代企业集团,生产制造的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九江长江大桥、芜湖长江大桥已经成为中国铁路桥梁史上的四大里程碑,南京长江三桥、润扬长江公路大桥、苏通长江大桥等世界一流水平的钢梁钢结构把中铁山桥载入了中国造桥史册,山桥的产品已经销往世界各地,山桥与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85年前的山海关铁工厂的党小组现在已经发展成为拥有2000多名共产党员的企业党委,山桥的广大共产党员和员工,继承王尽美等革命先烈的遗志,在企业跨越式发展的进程中不懈地努力奋斗着。

 

责任编辑:李晖
上一页 下一页

听广播

网友正在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