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河北广播网,今天是

【80后读抗战】姥爷孙犁的笔尖抗战

来源:河北广播网 2015-08-27 10:55打印本页        关闭

    80后读抗战文字片花

    

IMG_0617

孙犁的外孙女张璇女士(刘茜 摄)

和张璇(黑白)

张璇和姥爷(照片由张璇女士提供)

(河北广播网记者刘茜 实习生李天恕)

八年,2920天,这么长的时间和战争连在一起,那日子大概是四面边声连角起,长烟落日孤城闭的境况吧,可在他眼里看到的却是:月亮升起来,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柔滑修长的苇眉子在她的手指上缠绞着,在她怀里跳跃着……

这些文字让饱受战争的人们遇到了一个世外桃源,他用爱温暖着饥寒交迫的人们,鼓舞着战士为美好的家园而战,他的笔名取于“俯首甘为孺子牛”,他就是作家孙犁。

你若以为作家是闲适的,品一杯茶、写一段文字,那就大错特错,因为这个作家,不仅不安逸,还一直奔波,奔波在战场上、奔波在枪声中、奔波在文字里,他是战士孙犁。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当我们缅怀老兵、感谢抗战模范的时候,当然不能忘记这位用笔和生命在抗战的作家,几次辗转,我们找到了孙犁的外孙女张璇女士,听她讲起姥爷过去的事情。

12岁埋下革命的芽

孙犁12岁时,被父亲送到保定安国县城上小学,那年正赶上“五四运动”的爆发,从小喜欢读书的他这时便开始接触五四文学,成了鲁迅的忠实读者,孙犁的外孙女张璇告诉记者,“用现在的话说,姥爷当年算是铁粉了,连书都照着鲁迅的书单买。”在孙犁的散文《在苏联文学艺术的园林里》中也曾提到过,自己在那个时期阅读了很多革命文学。

高中时,孙犁又开始接触丁玲主编的杂志,“他一直喜欢有革命色彩的文章和作家,我想这也正是他后来走上革命道路的萌芽。”

小小的孙犁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多年之后他会和鲁迅走上同一条道路,会和儿时的偶像丁玲相遇在延安。

81年11月天津迎宾馆看望吕正操将军(黑白)

1981年11月 孙犁到天津迎宾馆看望结缘于抗战的吕正操将军(照片由张璇女士提供)

一场洪水让他走上抗战路

在两个老同学的引荐下,孙犁于1936年夏末秋初时到了安新县同口小学任国文教员,从家乡东遼城到同口要经过滹沱河,37年夏天的时候,滹沱河发了场洪水,“当时的交通很不便利,我姥爷就没办法过河,再加上抗日全面爆发,同口小学根本也没有开学,所以姥爷那年暑假后就没有再回同口教书,在家赋闲的那段时间他在东遼城和安平之间往返。”说到这里,张璇停了停,“其实人生就是种种的机缘巧合,由吕正操领导的人民自卫军司令部就驻在安平县城里,姥爷有几个过去的同事,在政治部工作,他们分配给姥爷一些抗日宣传方面的工作,就这样,姥爷开始了抗战。”

绑着手榴弹 揣着一根笔

进人民武装自卫会不久,孙犁开始担任宣传部长的工作,除了抗日宣传,还负责晋察冀边区的抗战学院教书工作,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日军将进攻重点转向各抗日根据地,冀中形势严峻。抗战学院化整为零,分散工作,孙犁担任随军记者。

张璇说,“虽然我姥爷没有面对面的跟鬼子拼刺刀,但他也是随时面对死亡的,他说过‘不到战场,写战争通讯就没有什么意义。有的人在战争打响时就先让别人到前方去,打了胜仗慰问的时候,他才到前方去,对于这样的记者或作家,虽然是领导,我是不信服的,也是不想听从的。’所以,姥爷一直是在前线跟着部队的。”

一年冬天,日寇又对晋察冀边区进行扫荡,为了分散敌人注意力,孙犁所在的队伍被分成小组行动,每人只发两个手榴弹,以备攻击敌人使用,“这两个手榴弹,大概是我姥爷唯一的战斗武器,他裤腰上绑着两颗手榴弹和一瓶蓝墨水,兜里揣着一根钢笔,就这么出发了。”张璇感慨道,“他们真是有一股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啊。他文章里写到过,天气已经很冷了,山路冻冰,很滑,树上压着厚霜,屋檐上挂着冰柱。一路上,老乡也都转移了。第一夜,他们宿在一处羊圈里,背靠着破木栅板,挤着坐在羊粪上,想着避避夜来寒风。第二天清早,姥爷刚刚脱下用破军装改制成的裤衩,想捉捉里面的群虱,敌人的飞机就来了。飞机沿着山沟上空,来回轰炸。”后来,孙犁把这一情节,写进一篇题为《冬天,战斗的外围》的通讯。

天天跟着行军,一走一百多里,天天游击战争:住羊圈、露宿山野、啃冰冻的胡萝卜、飞机扫射、一次次与枪弹擦身而过……这些成了孙犁在前线生活的日常。

1943年3月在阜平河西村工作的孙犁(左)与胡华(右)、王炜(中)(叶曼之摄)

1943年3月在阜平河西村工作的孙犁(左)与胡华(右)、王炜(中)(照片由张璇女士提供)

忍失子之痛编《冀中一日》

据张璇介绍,“1941年的时候,冀中区发起冀中一日的写作运动,这个号召一发布,连不认识字的老太太也是找人代一笔,士兵、工人、农民们都写,稿子集中到编委会来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此时,吕正操派孙犁回到家乡参与编辑工作。

这次回家,是孙犁参加抗战以来第一次回来,这中间他唯一的儿子“普”因为盲肠炎而死,得知这一消息,孙犁陷入极度悲痛之中。

而此刻,为了编辑冀中一日,孙犁不得不把自己的悲痛收起来,用张璇的话讲,姥爷他们赶稿子都快成打游击了,因为当时是5月,他们要赶在秋天青纱帐一倒前弄完,否则敌人就要来扫荡。

孙犁和其他几个编辑工作的地方,距离敌人的炮楼才十几里地,他们把一个老乡家的大门口给垒起来,变成一面墙,人们乍一看这就是个没有门的院子,孙犁就在屋里头审读成麻袋成麻袋的稿子,从这些稿件里筛选出来一篇就用蜡板刻一篇。

1

孙犁(照片由张璇女士提供)

“我常常想,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支撑着姥爷那一代人,他们为什么那么拼命?”采访即将结束时,本以为是张璇的一个疑问,但她接着就十分笃定的说到,“我姥爷这一辈子一定是有他的坚持的,他有自己的哲学。”

张璇的疑问并不是个问题,而是一种感慨,大时代的洪流裹挟着人们走上了他们无法预料的道路,而在每个人的路上他们都有自己的选择亦或逃避,孙犁选择的是勇敢面对、克服艰险、奋斗向上,呈现出来的是笔下的柔美,骨子里的坚硬。面对战争这场灾难,徒有悲伤和惧怕无用,保持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用一切武器去战斗,赢得美好的生活,这就是他们的选择。

责任编辑: 文西

上一页 下一页
 

河北电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台内业务 | 台办公网 | 台采编网 | 广告服务 | 增值服务 | 版权声明
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 冀新网备132012001 | 冀ICP备13014932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7211号
网络视音频技术服务:星汇盛世(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 大家正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