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民生  > 正文

记者调查:盛极一时的自发劳务市场,该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2019-10-27 11:16 | 来源:冀时客户端

字体大小:  

冀时客户端报道(河北交通广播记者心亮)前段时间热播的电影《银河补习班》里有这样一个片段:上世纪九十年代,邓超饰演的主人公马皓文因为丢掉了铁饭碗,为了抚养儿子,只能在城市里的劳工市场内寻找工作的机会。那时,劳工市场曾经盛极一时,也确实解决了许多用工缺口,提供了劳务机会。但是现在,劳工市场是否需要作出一些改变和革新呢?旧形式下的劳工市场是否会影响到当下越来越规范化的城市管理呢?

近日,省会启锐园小区的多位业主同时向《992大家帮》栏目组反映了一个问题:在连接胜利大街与裕华路的纺北路上有一个劳工市场,这个劳工市场之前是在纺北路和裕华路交口的位置,后来因为裕华路与纺北路交口被围挡了起来,工人就转移到了纺北路与胜利大街交口。但无论是临近裕华路还是胜利大街,劳工市场都影响到了纺北路上的车辆通行。

业主李先生:我买房子的时候,它就有这个劳务市场,原来是说不让他们在这儿了,过了一段时间现在还在。新修完了胜利大街之后,他们也还在,这样的话交通就严重堵塞。每次到了纺北路和胜利大街交口往右拐,民工们都在这儿,整个把道口都占满了。

李先生也知道这个劳工市场形成了许多年,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李先生同时也感受到,当下这个劳工市场已经和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了。

李先生:来一个车,比如说开个面包车,就一群人围上来了,派活啊或者怎么着,就这一类的吧。由于人比较多,电车也比较多,基本上挤的中间就剩一点缝了,几乎快堵满了。肯定有历史原因吧,也不能说它在这儿就不好,对吧,只是说现在不合适了。

李先生提到的连接胜利大街与裕华路的纺北路目前还没有施画标志标线,那这条路移交给辖区的交警大队了吗?记者就此问题咨询了石家庄市交管局设施大队的工作人员。

石家庄市交管局设施大队:这个没有移交,如果移交了以后肯定就施画上标志标线了。

纺北路目前还没移交给辖区交警大队,看来交警不会出面管理。那城管会负责管理吗,纺北路修好之后,这些工人会不会转移阵地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了纺北路与胜利大街交口的劳工市场。

一进纺北路,记者就看到这里的机动车道上停满了电动车,有上百人站在这里揽活。这些小工有油工、木工、瓦工等等。还没到记者自报家门,就被一名刷腻子的油工拦了下来。

油工:招人呗?我是刷涂料,刮腻子的。

记者:家里面的活能干吗?

油工:可以。

这些小工来者不拒,无论是包工头用工,还是个人装修,都承揽。当记者再往劳工市场纵深处走去时,又碰到了一名瓦工。当记者问到胜利大街修好后,他们会不会转移阵地时,这名瓦工这样回复到:

瓦工:修好了也不碍事儿啊,谁天天来这儿撵人啊?还得派个人撵。你撵人家就跑你有什么办法?这儿慢慢就没了,没有过去人多了,08年拆墙透绿的时候人数是现在的多少倍的。

说到劳工市场可能会自然消失后,一名木工在旁边搭话。

木工:主要是没有活,说破大天也不行。

瓦工还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基本上也都可以电话或微信联系。

瓦工:活少,都是干点熟人的活,都是打电话了。木工有活了或者粉刷有活了,给瓦工打电话,都是朋友们互相介绍。

记者:你们一般几点来啊?

 

瓦工:他们来早的6点多。

记者:几点走啊?

瓦工:晚上5点。

记者:那中午吃饭怎么办?

瓦工:有卖饭的,这儿挺方便。

这里的小工有的一站就是一整天,早上六七点来,晚上五点多才走。那像这样的市场石家庄还有多少?这些小工每天不辞辛劳的来这个劳工市场“打卡上班”的意义又是什么?记者和一位美缝工人交流起来。

美缝工人:多嘞,这儿一个那儿一个,别的都是小市场了。

记者:咱们是不是也给一些包工头干活?

美缝工人:不给他们办,俺们自己干,自己贴砖自己装修。给他们打交道,钱有的时候给不到,不给你钱就难弄。

这名美缝工还跟记者提到,类似这样的劳工市场石家庄之前有很多,但是现在越来越少了。那这种劳工市场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呢?记者采访到了一位多年从事装修工程的工长——李先生:

李工:只是一开始比如说那一片慢慢有经常从那找活的,就这么自动形成了一个市场。想找点活的吧,你比如说那边经常去人,他就往那待一天,去找活的就比较多了。

看来是需求和供给的相互作用,形成了这样的劳工市场。那这些小工为什么不愿意在装修队或者正规的装修公司干活呢?原因真的像那位美缝工说的那么简单么?记者继续咨询李先生。

李工:关键是手艺不行,村里面出来的那些人,什么也不精,但是什么也都懂点。你比如说像我们招人,你让他单独去做油工,或者说单独去贴砖,他干不好。一般找那种施工简单点儿的,不成规模的工装的活,比如说开个饭店啊,人手缺的时候从那边叫人。他那个公司的都是日结,自己干日工的话,一个是自己针对业主,价格上也好谈。他从别人手里接活,这个价钱是死的,他如果直接跟业主接触,有的业主不懂,价格有可能要的高一点儿。

劳工市场形成的原因找到了,劳工的专业技能情况和现状我们也大致有了一个了解。那时至现在,这样的劳工市场还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么?政府的有关部门有没有相关措施——接下来是任其自由发展,还是要开始着手监管呢?

反映问题的李先生曾经跟记者提到,他当时买房子的时候,开发商曾经说过,等到他们入住之后,会清理掉这个劳工市场。但是现在他已经搬进来住了三年,劳工市场依然还在。为此,记者采访到了启锐园小区的物业。

启锐园小区物业:这块儿又乱又脏确实不太好,我们也往居委会反映了,居委会也往上反映。反映了以后倒是城管过来制止过,采取了一些行动,但是不太好,完了以后过两天又过来了。这段时间好像好点,你看胜利大街不是修好了吗,修好以后他们往西挪了挪,门口这块人显少。

之前劳工市场的工人基本都汇聚在启锐园小区门口,但是因为纺北路从胜利大街到裕华路这段路在修路,尤其是裕华路和纺北路交口之前被围挡围了起来,从裕华路上来往的车流就看不到这个劳工市场了,所以劳工市场就自动迁移到了纺北路和胜利大街交口。但这也仅仅是位置的变化而已,不能根本解决问题。

物业的工作人员和劳工市场的工人都提到了:城管会在不定期的进行一些管理。那像这种占道经营的行为,石家庄市城管局做了哪些工作呢?为此,记者采访到了石家庄市城管热线的刘主任。

刘主任:这个是常年的,多少年了,但是你赶了吧,他就没了,等你走了呢,他又回去了。真的是赶过他们,那个位置,也是做过督导,也给市长公开那边也反映过。这个刚才又下了一个单子,让那边再弄一下。然后市长公开那边也给他们做了个反馈。各方面吧,只能是这样做,但是实话实说估计成效不太显著。

看来城管的工作人员确实也做过工作,但是成效并不显著。家住这里的李女士倒是有一个自己的建议。

李女士:我觉得这么大的一个点,在机动车道上确实非常影响道路上的安全。他们可以直接大批转移到一个不影响安全的地方,比如说广场或者说老火车站这种地方,是一个包围的、四周比较安全的地方,比较合适。

李女士建议有没有相关部门能出面把这个劳工市场迁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样既能解决纺北路上的通行难题,又不至于让这些劳工失去一个找工作的机会。李女士的建议可行么?哪个部门能完成这样的工作呢?为此,记者咨询到了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属的劳动监察局。

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局:给你解释一下,我们劳动监察局主要是管农民工拖欠工资,或者是未办理保险登记以及扣押证件这块,我们主要是受理这些事情。如果说这些劳工他们涉及到这些事情可以让他们向我们劳动监察站这边来投诉。但是如果说给他们安置一个比较好的地点,这个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里面,具体我们也不太清楚,是该归哪管。

看来劳动监察局不负责这方面的工作,那什么部门能提供这样的场地并且做引导和转移的服务呢?为此,记者继续向劳动监察局的上级单位——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室咨询。

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室:像这个各个区都有劳动力市场,专门的招工市场,干活的招农民工的那个地儿。最好就是指引他们去那块儿。

记者:看看咱们这块能不能让工作人员去指引他们一下?

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室:因为我们各个处室都太缺人,我尽量跟主任说一下,看看他能不能抽出人来。

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提出了一条可行的建议,石家庄市的每个区都有专门的劳动市场,可以把这些人按片区分散迁移到这些市场内。

但是劳工市场内的小工们愿意不愿意被迁移呢?如果不愿意,又该怎么办?对于劳工市场的现状以及当下所造成的矛盾,律师的意见是什么?为此,记者采访了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张伟律师。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张伟律师:既然能形成,那在我看来它应该是有需求,既然是有需求,从整个的市场经济规律上面来看的话,这种有需求,肯定就要有相应的交易,要有交易的话,必定要交易场所和交易环境;从城市管理上来看,在经营上面可能不是很规范,像占道经营啊或者说流动的人员会在这个社会治安上面可能是一种安全隐患。作为咱们政府来讲,我个人认为更多的应该是从疏导的角度来制定相应的措施,作为城管来讲,它确实有法律上面的义务和职责,作出相应的管理。但是也不可能24小时在那盯着这个事,这也会耗费非常大的人力,还有物力。所以说呢,我个人建议还是通过其他的方式,能够进行相应的疏导,来把市场做规范。

劳工市场其本质上来说是一个信息市场,在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大家汇聚于此寻求工作、招揽生意、发掘劳动力。但是在当下,获取信息早已不再需要一个固定的线下场所了。大家在互联网的论坛内、在微信微博上、在手机各大招工转件app上都可以获取海量的信息。线下劳工市场存在的意义还有多大?就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郭育卿
0

相关文字新闻

相关视频新闻